富豪继承人

夜色正浓,东海一中的男生宿舍。

“李凡,快过来给我端洗脚水。”

听到喊声,李凡没有半点迟疑,马上过来端胖子的洗脚水。

“等等,袜子也替我洗了,好几天没洗,臭死了。”李凡刚端起洗脚盆,胖子立马又说道。

捏起胖子的臭袜子,李凡走进了宿舍卫生间,开始忙碌了起来。

他不仅要洗胖子的袜子,还要洗其他舍友的校服,鞋子,内裤....

“高胜,你最近真是越来越过分了,你拿李凡当啥了,他是你的舍友,又不是你的佣人。”舍长周扬有些看不下去,便指责了胖子一句。

“舍长,我是在帮他,他不是缺钱吗?我会给他钱的。”胖子不以为然的笑道。

“对不对啊,李凡?”胖子朝着卫生间里的李凡喊道。

“对,谢谢你照顾我的生意,高胜。”李凡转头露出笑容,感激的回了一句。

看到这里,周扬也只能摇头叹息。

从父母失踪之后,李凡只能靠着给别人洗衣服,做作业,跑腿买东西等行为,来赚取自己的生活费和学费。

没多会儿,周扬走进了卫生间:“李凡,你要是缺钱的话,我可以借你。”

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李凡不想靠着别人的施舍过日子,再说了,借来的钱,终归要还不是吗?

周扬看出了李凡的心思:“没事,不用着急还,等你毕业了再还也不迟。”

李凡苦涩的笑了笑:“舍长,毕业还早呢。”

周扬再次摇了摇头,回到了自己的床位上。

“我说舍长,你就别瞎操心了,李凡啥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能帮的起吗?”宿舍里年龄最大的张晓峰笑道。

“是啊,要不是我们,他吃喝都是问题。”高胜更是一脸自豪的说道。

当李凡忙碌完一切,正准备睡觉的时候,张晓峰却说道:“李凡,我的烟瘾犯了,你去给我买包烟,还是老样子。”

李凡的脸色有些为难:“现在都十一点了,校门都关了。”

“少废话,老子给你加十块钱,去不去?”张晓峰把钱扔地上,十分生气的说道。

“那我翻墙去买。”

李凡捡起地上的钱,走出了宿舍。

“这李凡,真是只要给钱,屎都肯吃。”刚走出宿舍,李凡就听到高胜的嘲笑。

“可不是吗?我要是他,干脆死了算了,干嘛还活在世上丢人现眼。”张晓峰也附和道。

李凡听到后,羞愤的握紧了拳头。

可片刻后李凡便释然了,别人也没说错什么,自己本来就是个没尊严的穷光蛋。

翻墙来到一家深夜不打烊的超市,李凡刚买了烟准备回去,超市里又走进一男一女。

这女的看了一眼李凡,眼神有些复杂,她喉咙动了动,想说什么,但又把头扭到一旁,假装没看到李凡一样。

这女的叫夏露,是李凡的邻居,也是东海一中的校花之一。

以前李凡家境殷实,学习又好,那会儿夏露天天跟在他的屁股后面,两家关系交好,还订了娃娃亲。

而夏露身边这男的,是李凡班上的同学,叫杜飞,是个富二代,超市门口停着的宝马,就是他的。

“老板,给我拿盒杜蕾斯。”杜飞扯着嗓子喊道。

夏露面色一红,在李凡面前有些尴尬:“飞哥,我肚子有些不舒服,要不然我们还是改天吧。”

“改天个屁,是不是因为这小子?”杜飞转过头,指着李凡问道。

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的关系,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。”杜飞脸色一沉,对着夏露质问:“怎么,你还没忘掉他?”

夏露摇了摇头,赶紧否认:“像这样的穷小子,我怎么会忘不掉他呢?”

“我真的是肚子不舒服。”

“说来也怪,刚刚还好好的,可能就是因为看见某些人,肚子才犯恶心了。”为了讨好杜飞,夏露恶狠狠的说道。

“哈哈,我瞧见他也恶心。”

杜飞哈哈一笑,伸手就给了李凡一巴掌:“还不快滚,没听到我女朋友嫌你恶心?”

李凡咬了咬牙,冷眼看着杜飞。

杜飞面色愣了一下,接着一脚踹在李凡的肚子上:“还敢瞪我?你他妈的不服?”

“飞哥,别打了。”夏露拦了一下。

“干嘛,心疼了?”

“怎么会?我只是觉得我们没必要跟这种穷逼一般见识。”夏露赶忙摇头。

杜飞哼了一声,从超市老板手中接过一盒杜蕾斯,说道:“夏露,今晚我不管你是大姨妈来了还是肚子疼,但你挑起了老子的火,还想跑?”

“李凡,记住了,以后离夏露远一点,否则见你一次,打你一次。”临走的时候,杜飞对着李凡撂下一句狠话。

擦了擦衣服上的脚印,李凡爬墙回到了宿舍。

李凡回来晚了,还被张晓峰臭骂了一顿。

趴在被窝里,李凡没忍住,咬着被子哭了一晚上。

第二天早上醒来,李凡的枕头还湿漉漉的,这个时候,他发现手机出现了三十多条未接来电。

“怎么都是国外的号码?”

李凡翻看了一下,怀疑是骗子打来的。

“还有短信,您尾号911账户入账金额1000000.00元,余额1000325.00元。”李凡读了一遍,更坚强是遇到骗子了。

这个时候,李凡将微信赚到的钱提现了。

手机嘟了一下,李凡懵了。

“农业银行}X年11月12日07:14您尾号911账户入账金额300.00元,余额1000625.00元”

一百万的入账信息,和三百元的入账信息,号码竟然一致?

如果是骗子,他不会知道李凡的银行余额。

也就是说,这一百万的入账信息是真的。

想到这里,李凡疯了一样站起来,跑出了学校。

来到一家自动取款机门口,李凡插入自己的卡,手指哆嗦着输入密码。

“我一定是在做梦。”看到一百多万的余额,李凡晃了晃脑袋,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。

那陌生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,这次李凡没有任何犹豫,立马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小凡.....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爸?是你...是你吗?”李凡的双手更加颤抖了。

“对,是我,我和你妈不在的这几年你还好吗?一定受了很多苦吧?我刚刚给你的卡里打了一百万,你先花着,不够我再给你打,对了,这么多年没见,你一定想我们了吧?”李凡的爸爸一连串问道。

李凡确认了对方是自己的父亲后,立马蹲在地上哭成了狗,他靠着自动取款机,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不断的擦眼泪。

“我.....想死....你们了。”

“好,好,孩子,这些年真是苦了你,不过你别恨我,你要恨得话,就恨你爷爷去,都是他的主意....”

李凡打断自己老爸的话:“等等,我爷爷不是早死了?”

“死个屁,那个老不死的,我倒是希望他早点死呢,我只骗了你三年,那老不死的可是骗了我十几年....三年前那老不死的把我接回家,不仅告诉我他还活着,还说自己是迪拜首富,你说这老不死的缺德不缺德,诈死都使得出来。”

“迪拜首富?”

“你这个不孝子,说谁是老不死的呢,看我不打死你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了打斗和惨叫的声音。

不过隐约中,李凡听到自己的老爸喊了一句:李家成,你再打我,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。

李家成?他不是亚洲首富吗?怎么成迪拜首富了?

等等!我爷爷是首富??